您的位置: 阜康信息网 > 科技

要命的“4”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0:23

摘要:现在,浮躁的人们无端对8和4这样的数字敏感起来,更有甚者有的人连生孩子都要在8日8时8分剖腹产。围绕数字“4”,14:24,7月4号,写了一个跟“4”有关的故事,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小说揭示了现实中一些人的心理,曲折反映现实生活,表现了颇具代表性的一些小市民的心态。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开始相信起了迷信,宿命论的思想常常支配着我的一举一动。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对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数字分外地敏感,尤其是数字“4”,唯恐避之而不及。“14”(要死)、24(儿死)、74(妻死)更是我竭力避讳的。比如说开始某件事,一看表是几点几十四分,除非万不得已,则必定有意拖延一分钟,非等产生新的数据才开始行动,虽然连自己都觉得可笑。

最近,经过我的尽心努力,好不容易为公司从一家竞争力很强的对手手里抢过一个很大的订单,为此,老总亲自宴请了我,还发给我三万元的奖金。可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就在前两天,我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说是让我小心我的小命。我猜测很有可能与这张订单有关,但是,懦弱的我没有选择报警,一是怕刺激对方,二是毕竟犯罪行为还没有具体实施,没有确凿的证据。我猜测匿名电话只是一种威胁或警告,但心里还是一直战战兢兢,生怕某一天大祸从天而降。

今天是儿子放暑假回家的日子,短信得知,他乘坐的是上午九点的客车,按以往的规律,现在应该快到车站了。本来应该接到他的电话再去接他的,可盼望儿子的心切,又打算给他一个惊喜,于是便早早跟公司请了假,跟同事交代了一下工作,便匆匆关了电脑,准备提前去接儿子。然而,忙中出错,就在电脑即将关闭的那一刻,我无意间留意到,右下角的时间栏上赫然显示:14:24!此时,补救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带着那一连串不祥数据的屏幕突然从我的视线里突然消失。我心里懊悔极了,一是为自己匆忙间的疏忽带来的晦气,更联想到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我不知道两者之间有无必然的联系。

我百般小心地开车行驶在县城南面通往客运站的一条不宽的马路上,这个地段属开发区地段,两旁的建筑还不多,道路上来往的车辆也不太多。随时绷紧的神经此时也渐渐放松起来,我也不由为自己荒唐的想法而感到可笑。对面开来一辆大货车,车速也不快,我暗自嘲笑自己:谋害我的,该不会就是这辆大货车吧!就在两车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大货车突然改变了方向,直向我的车头开来,尽管我不断按喇叭也无济于事。我很是生气,怪对方不会开车,还试图挑衅似的迎头而上了一段距离,可对方却毫不理会。眼看到两车的距离越来越近,我似乎猛然惊醒了:难道这辆大货车与那个匿名电话和一大串晦气的数字有关?我赶忙把车停了下来,而它更像一头得了势的怪兽,向我猛扑过来。我大惊失色,一个恐怖的画面惊现与我的脑海。然而就在我把紧闭的双眼睁开的时候,我想象的可怕场面并没有出现,那辆大货车竟然在我前面十几米远的地方突然来了个急转弯,向路边草丛里一条隐秘的不太显眼的路面开去,那是通向路旁刚刚兴建不久的一家工厂,而那辆大货车,就是这个厂子的运货车。司机把头探出车窗外,挑逗似的向我扮了个鬼脸,他的身后,是我微弱的抗议与辱骂。

我惊魂未定地赶到客运站,掏出手机想给儿子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到哪里了。电话不通,语音告知已关机,我刚刚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这种情况以前是没有过的,通常是旅途上给我打好几个电话。我突然想起前些日子网上报道的一个女大学生回家途中家人突然与之失去联络,结果她遭歹徒抢劫身亡的消息,我感觉身上出了许多冷汗。好在时间还不算晚,我也只能耐下心来等候了。一刻钟、半小时、一小时……我开始猫爪了,每隔几分钟便按动一次绿键,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关机。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那串不吉利的数字又清晰的展现在我的脑海:14:24!我来回踱着步,以至于车站安监人员都向我投来警觉的目光。种种猜测从四面八方钻进我的思维里:重大交通事故,歹徒行凶,纵火烧车……电话关机,肯定是事故正在处理中……我简直不敢往下想,可意志终究抵挡不住思维的泛滥。我软得像一团棉花,浑身战栗,觉得天塌地陷,失去亲爱的独生儿子的大祸果真像网络中的那样,降临到我的头上了吗?终于,我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公安的?交警的?歹徒的?还是就是一陌生人的?我赶忙按下接通键,里面传出儿子清晰的声音:“爸爸,我的手机没电了,用别人的手机打给你的,我们半路堵车了,现在马上就到……”天哪!

我开车带儿子回家,仿佛真的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似的。儿子见我神情恍惚,便问:“爸爸,你病了吗?脸色这么难看。”

我答非所问地说:“儿子,今天几号?你们暑假放这么晚。”忙忙碌碌的工作,让我混得不知了年月。

“7月4号.。”儿子回答,“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在同学家玩了两天。”

我心里又是一惊:7月4号,难道我的妻子又……我经常出差在外,她早就无端怀疑我外面出轨,无论我怎么解释都不听。最近更是闹得厉害,反复争吵说要和我离婚,再不然就上吊,甚至威胁我要同归于尽,难道——我不由加快了车速,脑后传来儿子的善意的警告。

当我拉着一头雾水的儿子匆匆打开房门的时候,就像印证了我的猜测似的:客厅里杯盘狼藉,碎玻璃碎碗散落了一地,地上还有斑斑血迹。正当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妻子衣服散乱、披头散发地从卫生间跑出来,手里拿着一把血淋淋的菜刀向我们跑过来。我拉起儿子没命地向楼道跑去,后面传出妻子声嘶力竭的叫骂:“站住,往哪儿跑!”我魂都吓飞了,只听后面接着响起妻子的叫骂:“那鸡跑卧室去了,再不抓住,被褥就给糟蹋了。本来出好心让儿子吃个新鲜,哪知它们这么不老实,早知这样,还不如买两只白条鸡炖了算了!”

共 21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现在,浮躁的人们无端对8和4这样的数字敏感起来,更有甚者有的人连生孩子都要在8日8时8分剖腹产。围绕数字“4”,14:24,7月4号,写了一个跟“4”有关的故事,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小说揭示了现实中一些人的心理,曲折反映现实生活,表现了颇具代表性的一些小市民的心态。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7-28 17:57: 握手问好,期盼您的新作!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哪个区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专家简介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哪块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