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康信息网 > 体育

神话潘德 第七章 赛伦倾覆.愿下地狱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0:56

神话潘德 第七章 赛伦倾覆.愿下地狱

大量四阶强者鲜血激活的法阵,发出万丈光芒。

当光芒消散的时刻,靖瑶半躺在原地的身影,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叶无拥有四阶铁骨,以奥义的力量驱动万人精血,化为屏障。

任凭暴怒的吴猛怎样使劲,都破不开这个坚硬的乌龟壳。

“很好,你成功激怒我了”断刀咬牙切齿道。

“别人的刀,抽刀断水水更流”

“而我要出的这一刀,刀之所向天地失色。”

“奥义.拔刀‘斩’!”

未见出刀,叶无的血色屏障却宛如豆腐渣,无形裂开,碎的满地皆是。倒是把地面砸坑坑洼洼,面目全非。

“这个世界,没有邪恶可以抵挡正义的力量”断刀语气平淡道。

“哈哈哈哈哈”叶无仿佛得失心疯一样大笑不止。

“你笑什么?很好笑吗?”断刀杀气凝眼问道。

“我笑你自欺欺人!”

“你说我用邪恶的庇方法包庇靖瑶是罪”

“一手将拜蛇养大的你,不同样在用邪恶的方法守护帝国。”

“天使天涯沦落人,你又何必为难我。”叶无调拨离间道。

“哈哈,你说我暗中扶持拜蛇教,有人信吗”断刀语气冰冷道。

“哼!叶无你真的是让我失望了,本来看在你对我的妻子罗卡有救命之恩的份上,想过要放你马,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阿加松话音未落,整个人宛如发射的炮弹杀向叶无。

“开山劈地,喝啊!”

“奥义

神话潘德  第七章 赛伦倾覆.愿下地狱

,血遁”

毕竟叶无的力量刚刚被断刀击毁,现在力量十不存一。

勉强避过正面被五阶传奇大剑命中的锋芒,可是剑上附加的余波把他轻而易举的打成重伤濒死。

“免得回去媳妇骂,吴猛,你来给他最后一击。”阿加松收剑而立。

“得令”吴猛兴奋道,并走至叶无身前。声音压的极低,语气极其恶心道“你媳妇长得可真是美艳,你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你媳妇儿的。”

“斩!”

叶无的脖子和身体分开了,鲜血溅了吴猛满脸都是。

他舔了舔脸上粘连的血液,奸笑道“还是个雏儿,真是美味可口,我还要。”

“剑气波斩,千里一剑行”

“碰!”,吴猛被背后偷袭击飞。

“他已经死了,死者已矣,我绝不会允许,你这样侮辱,践踏他的遗体。”千行五官都快扭曲道。

“斩”断刀不知何时出了一刀,把叶无的尸体击成粉末,眼神冰冷的看着千行道“别给我打小心思”

“你,啊!”

“剑气波斩,千里一剑行”

千行彻底丧失理智。

“奥义.拔刀‘斩’!”

“噗”,千行口吐鲜血,重伤倒地,俊美的面庞,裂着一条从左眼额头到右脸下角的刀痕。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否则你将必死无疑。”断刀一个闪身,便消失了。

吴猛先行离开,阿加松让兵士把重伤的厉藏锋,林远,孙典,千行驮着带走。

千里之外,某处树林。

靖瑶的眼泪流着流着就流干了,但心中的刺痛,仿佛一根卡在喉咙深处的鱼刺,怎么用手拔,都无能为力。

最终她的眼睛流出一行血泪,心中的悲伤,化为了满腔的恨意。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夜晚,月光星星点点。

“请问去塞伦怎么走”过路人问道。

“好熟悉的感觉,可是我怎么记不得了”白衣男子拼命的搓揉着脑袋。

“鬼呀!”在黑夜里过路人近身打量白衣男子,发现他脚步虚浮半空,脖子上有一道致命的伤口,感觉脑袋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吓得他大惊失色,落荒而逃。

传闻,新死去的人有头七之说,会在世间游荡七天,若还不去投胎,将沦为厉鬼。

七天后。

“后生,来,到婆婆这来,把这碗汤喝了,人间愁苦,只有将这一切忘记,才能获得新生。”白发苍苍,鸡皮鹤纹的老婆婆说话结结巴巴的道。

“等等”突然出现一个人道

这人衣服几乎全黑,除了胸口处有个白色圆圈,圆圈中写了一个黑色的兵字。

“上头有令,此人生前恶贯满盈,参与万人屠杀大案,需先受十八层地狱折磨,方可抹除意识。”鬼兵道。

“是,老朽遵命”孟婆身子微弓,以示尊敬道。

“别装了,我们出来了,你的神智早就回复了吧”鬼兵道。

“你是何人”叶无平静的问道。

“吾儿,我是你的亲生父亲”鬼兵突然给了叶无一个深深的熊抱。

“父亲”叶无看着热泪盈眶的鬼兵轻念道。

“我不懂”叶无摇头道。

“万年前,众神大战,潘德大陆元气大伤,由中位面沦为下位面”

“那场战争中我为人类浴血奋战,拼死搏杀,但战争结束我等强者,因实力过于强大,被潘德共主屡屡猜忌,沦为叛变骑士。”

“而我则是叛变骑士的首领,武学修为反后天,进先天。”

“但潘德大陆有我太多伤心的过往,便离开潘德,有幸加入地府。”

“然而,以我潘德顶尖的修为,在地府,却沦为蝼蚁一样存在的,成为最低级鬼兵。”

叶无顿了顿,语气平淡道“这么说,你把我抛弃在潘德大陆了。”

“这不能怪我,我年轻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再加上实力不凡,所以......”叶父有些尴尬道。

“所以欠了很多风流债吗”叶无轻笑道。

“对啊,当时我走的时候是真的不知道,你母亲怀了你”叶父认真道。

“对了,说了这么长的时间,还不知父亲的名字。”叶无问道。

“叶祥”叶父正经道。

“很喜气的名字”叶无笑了笑。

“对了,父亲,你能给我说说武学境界吗。”

“当然”叶祥点了点头。

“后天五境,先天同样五境”

“后天和先天道理相通,但却不可同日而语”

“就像一个婴幼儿能够和一个成年且经过重重训练的特种兵比吗。”

叶祥顿了顿,很认真的说到“吾儿,你可愿意永久跟随在为父身边,放弃回到潘德大陆。”

赣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赣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赣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赣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广东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