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康信息网 > 体育

猎妖高校 第四十五章 患生于细微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6:50

猎妖高校 第四十五章 患生于细微

“巫师想要实现生命形态的转化有许多不同的方式。”

“变形药剂、变形咒、变身符箓等等……这些方案殊途同归,但即便是同样一条变形咒语,不同巫师使用出来的效果也截然不同。”

“强大的巫师可以完全、彻底的转化成另一种生命形态,比如书山馆里那位章先生……而绝大部分普通巫师,在变形后,身上总会不自然的体现出这样或那样一些特征。”

“就像戴着黑眼镜的,变形后的动物眼睛周围会出现一圈黑色花纹;体型肥胖的,在变形后依然会呈现出异样的体态……”

解释到这里,易教授顿了顿,然后向郑清提了一个问题:

“你知道不可能三角法则吗?”

“不可能三角?”郑清重复着这个略显耳熟的词汇,搜肠刮肚,脸上很快露出一丝振奋的表情:“您是指蒙代尔悖论吗?这个我知道……”

几周之前,在临钟湖畔有一只小猫被杀害后,郑清曾在图书馆查询了有关二级谋杀的资料,从侧面了解到了这条法则的相关内容。

这是变形魔法范畴内一个著名的基本法则。

“非常好!”易教授打断年轻巫师的解释,满意的点点头:“这样我就不需要详细给你讲解一遍了……可以节约我们不少时间。”

郑清立刻闭上嘴巴。

“一个巫师不可能同时实现物种的自由转化、意志的独立性以及维持魔力稳定。”教授重复着蒙代尔悖论的内容,目光紧紧盯着面前的年轻巫师:“其中意志的独立性显得尤为关键,这是判断一个巫师能否保持自我的重要标准……之所以在向你公布治疗方案之前,让你自行理解那本笔记,是因为这本笔记上附着了一个非常强大的魔法。”

“它能够在你灵魂深处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记,来锚定你的自我意识……如果你无法真正理解笔记里的内容,那么我们只能借助外力令你丧失魔力,来保证自我意识的稳定……这会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风险。”

郑清感到浑身的汗毛都悄然炸起。

自己的灵魂被人无声无息间动了手脚,想想就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一道道冷汗从毛孔中渗出,令他接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但是,”他哑着嗓子,声音显得有些干涩:“我刚刚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那个影响我灵魂的魔法…”

说到这里,他没有继续讲下去。

虽然觉得莫名其妙承受了一道魔法似乎有些不妥,但因此而责怪为他治病的教授似乎也不太妥当。

“我以为灵魂是一个非常隐私的范围。”年轻的巫师最终用非常克制的语气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安心,这个魔法经过巫师联盟SCL机构认证,属于安全咒语清单行列……任何一位注册级别以上的巫师都有权对巫盟范围内的其他任何巫师使用清单上的魔法。”易教授立刻领会了郑清的不安与不满,耐心的解释道:“至于你没有任何特别感觉……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安全咒语的一个特征就是不会对受术者造成任何不良影响。”

“那你怎么判断那道咒语有没有失效?”郑清忍不住问道。

“刚刚我提出的问题,你给了非常完美的解释。”易教授笑了笑,深处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如果没有理解笔记里的内容,就无法触发那道守护咒语,也就无法正确回答我的问题。”

郑清张了张嘴,最终有些不甘心的闭上了。

他第一次对巫师世界的生活产生了些许恐惧,也第一次产生了一丝迫切变强的欲望。

一个弱小的巫师,在这个世界,甚至没有办法保证自己灵魂的隐秘。

细思恐极。

办公室里的两位教授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年轻巫师剧烈的心理变化。

老姚依旧安静的坐在角落,似乎他今天的任务就是见证易教授向郑清解释治疗方案的过程。只不过笼罩他周身的烟雾中隐约传出某些疑似打鼾的可疑声音,让人非常怀疑这位九有学院院长现在的状态。

易教授则从抽屉里扯出一个细长的枝条,手指在上面轻轻拂过。

“书籍,”他的手指微微一顿,喃喃道:“是通向知识殿堂的大门。”

四面八方书架上透明的玻璃橱窗次第打开,一群小精灵不知从什么地方飞了进来,钻进书橱中,拖着一本本沉重的魔法书,落在教授面前。

几本魔法书不安分的挺起着身子,却又在占卜教授的目光下乖乖瘫倒在桌面,假装变成了一本死书。

“你需要在一年之内吃透变形术的原理。”易教授手指微微一挑,桌子上的魔法书们便叠成整齐的一摞,缓缓飘起,晃晃悠悠落到年轻巫师的怀里。

郑清险些被这些沉重的书本压了一跤。

他的目光注意到这摞书最上面一本是《生命构造——常见100种生物身体构造详解》,精装的硬壳书皮也无法掩饰多大数百页的恐怖现实。

仅仅凭他目测,手上这摞书就有十本以上。

“这…这些全都是?

!”郑清努力调整身体平衡,结结巴巴的叫道:“一年的时间?全部吃透?只是学习这一道魔法?”

“对,一年之内全部吃透……这样我可以在你大二上学期正式开始教授你变形术。”易教授似乎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语气显得非常平淡:

“变形术并不是一道魔法。如果细分起来,它算是一个细分的魔法领域,大部分巫师只有在注册级别以上才会接触这些高深的知识。因为你的情况特殊,所以学校可以破例提前对你进行相关培训……我把时间定的比较充裕,这样你可以充分理解书中的概念……”

“充裕?!”郑清微弱的呻吟了一声,眼泪险些落了下来:“我的全部课业都没有这么多书……一年的时间是不是有点短…”

“时间短?”易教授皱起眉,怫然不悦道:“这是关乎你身家性命的事情,难道你就没有某些争分夺秒的紧迫感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郑清连连摇头,立刻否认道:“我是说,我们难道不能先掌握一道比较简单的变形咒吗?如果这一年内我再出现头痛怎么办…”

“变形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绝对不能用马虎、凑合这样的态度来面对。”易教授显然对年轻巫师的态度有些不满,但他同时对郑清后面一个问题皱起了眉头:“至于一年内……你既然已经安安稳稳的活了十八年,再撑上一年半载,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吧……

问题吧……

吧……

郑清感觉眼前一黑,险些闭过气去。

严格与不负。

这种非常矛盾的态度竟然被易教授在一句话里毫无瑕疵的衔接在了一起。

年轻的公费生一时竟无话可说。

吐鲁番治疗阳痿费用
亳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荆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吐鲁番治疗阳痿医院
亳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