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康信息网 > 健康

龙皇尸尊 第一章 污蔑身亡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0:29

龙皇尸尊 第一章 污蔑身亡

“这帮毫无人性的恶魔,你们会受到天谴的,仗势欺人,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们给灭”林逆鳞声音带着及其愤怒而颤抖声音大声地宣泄心中的悲痛。

这几个月来,林逆鳞可谓是过上了猪狗不如的生活,其实猪狗生活或许都比他现在的处境好,无忧无虑生存,大不了时候一到被宰杀当成盘中餐,可他呢,自从被乡里李员外独生子李俊奇污蔑奸杀其义女后,每天被鞭策毒打,各种侮辱,践踏做人的基本尊严,他也想不如一死了之,要是鬼神存在的话,他愿付出一切代价变成厉鬼,将污蔑羞辱他的人全部杀光。

可是,当从他正在被虐待时,李俊奇带着他的一帮狗腿子进入了牢房,“哎呦呦,这小子居然还有意识啊,看来你们是要替他承受了”李俊奇眯着眼邪笑看着旁边手握各种刑具的狱卒,几个狱卒顿时直冒冷汗,这位李俊奇可是出名笑面虎,更是个喜欢以虐待他人为乐,可又没办法,谁叫他爹是镇上最富有的李家掌权人,他舅舅是镇上最高官职赵家赵镇长。

“李公子,小的知错,小的现在就用本牢房最残酷的刑罚修理他,你看行吗?”说完,狱卒们都带着讪笑望向李俊奇,“对待这种社会败类,你们知道该这么做就好,可别让外人知道我们府东镇出了这样的人”李俊奇说完转身带着狗腿子们向牢门走去,狱卒们松着一口气对着李俊奇哈腰恭送着,“哦,对了,那个谁,那个杂种,你爷爷昨天跪在李家门口说要求情,结果我们李家的下人一不小心推了他一把,撞死了”李俊奇哈哈大笑,仿佛这是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

林逆鳞听到从小相依为命的爷爷居然也惨遭毒手,浑身发抖,他眼睛通红可谁又看的出来,他双眼肿得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喉咙由于被灌大量辣椒热水,只能发出轻微哼哼声。李俊奇望着林逆鳞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熊样,不禁露出鄙夷之态,这种垃圾也配得上清儿,说到清儿他双眼有露出yin秽色彩,只可惜要不是这个杂种捣乱,他还能享受几次鱼水之欢,“杂种你也别伤心,你很快就会去见你爷爷,你永远都只是我脚下任人踩踏的蝼蚁,今晚三更把他丢进镇外三里处的腐尸潭中”交代好后,李俊奇才缓缓向外面走去,隐约间又听见他问狗腿子们哪家青楼又有新货了,伴随着yin笑声走了出去。

三更已到,狱卒们把早已昏迷好几个时辰林逆鳞装进大麻袋向腐尸潭运去。林逆鳞在马车颠婆中恢复点意思,无力地睁开沉重眼皮,他知道他快要被处决了,他心又不平可他又何办法,几滴掺杂血液的泪珠慢慢滴落。

腐尸潭,可谓是附近几个镇无人不知的怪潭,相传潭有宝物,宝物必定有妖兽鬼怪把守,这个腐尸潭周围没有任何生机,整个潭水都是灰色的,隐约水面有一层淡淡的绿光,恐怖的不是这些外在表面,而是凡是接触到潭水一切事物都会被腐蚀融化,哪怕只是站在潭水3米以内也是极其危险,潭水气味同样有着剧毒。

“小六子,待会咱们别靠太近那个潭,我们找个斜坡,将这小子推下去就好”稍微年长的狱卒说道,“好,处理后这小子我们就可以休息了,码的,这些天抽他抽到手抖无力了,这小子命挺硬的,居然没被我抽死”狱卒小六子说完踢了他一脚,“命硬现在不会被推进腐尸潭了,惹上李公子命硬也得马上翘辫子”两个狱卒之间唠叨几句。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林逆鳞知道这将会是他最后的几分钟,狱卒们抬着大麻袋走向一个斜坡,这个斜坡是人为建造的,专门为处置犯人而造,一年之中不知道附近几个镇有多少人被推向腐尸潭,无论好人坏人,反正不会是那些拥有权力的上等人。林逆鳞被放在斜坡上,旁边的狱卒踢了他一脚

,说:“小子,我不知道你现在死了还是清醒着,我们也替人做事,招惹到李家只能怪你命不好,给你几分钟喘息,给你回想在世间美好,好上路,下辈子投胎到一户好人家”,两个狱卒就盘腿坐在这光秃秃黄土上。

林逆鳞回想到自己的人生,从小由爷爷收养带大,小时候经常被被同龄嘲笑追打,就这样度过了童年时光。少年时期上山砍柴,以此为生,就在两年前在赶集市场采集遇到李家清儿姑娘,他懵懂青春意识开始萌芽,但是他知道两人的差别,这能把这份爱意埋葬在心中。直到有一天夜晚,他上山采药给生病的爷爷,回来的路上,看见几个李家的几个家丁围着李清儿不知道要干什么,他赶紧躲在一个树身后,望着这一切,隐约感觉李青儿十分愤怒,看着李青儿被围走不开,原本胆小怯懦的他在地上拿着几块石头瞄准扔向几个李家几个家丁,蹦的一声,一个奴才应声倒地,头上流着血,另外几个家丁马上向林逆鳞这个方向跑来。

林逆鳞马上掉头就跑,由于家丁都跑去追林逆鳞,李清儿和她的丫鬟望着那个衣裳简陋的少年,不禁为他担心,在丫鬟催促下她赶紧向李家大院跑去。或许两人的命运线就此产生了交际,过几天后,在赶集两人相遇,李清儿认出这个就是那天晚上解救她的少年,一样的简陋服饰,这是此时的他浑身伤痕累累,两人交谈几句,林逆鳞性格有点内敛又因在喜欢人的面前有点不知所措,李清儿觉得这个少年挺有意思,连丫鬟也时不时逗他,李清儿叫丫鬟买了些药膏,然后在聊天得知少年叫林逆鳞,身世挺悲惨的,相比自己虽然也是孤儿但被李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收养,也算是挺幸运的,除了她的那位哥哥李俊奇,李家家主还是很疼爱李清儿的。

想到这里李清儿,对着这个少年有着一份特别的感情,但不是爱情。接下来的几天接触,林逆鳞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李清儿,他不敢把内心对李清儿的爱慕之情表达出来。

直到那天夜晚,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李清儿的丫鬟急匆匆地找到正在收拾东西回家的林逆鳞,她十分焦急地对他说:“我们小姐被李公子带走,可能会有危险”说完丫鬟急得差不多落泪,“今天李员外不在家,出门办事,李公子叫小姐去欣赏他刚刚作的诗词,小姐拒绝后,家丁强行把小姐带到李公子房间,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林木头,该怎么办啊”,林逆鳞心里一怔,从外面留言得知那个李公子为人经常仗势欺人,荒淫无度,没想到对自己的妹妹也想染指,虽说是收养的,林逆鳞也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所措,“走吧”片刻后他决定想去看看,最多被打一顿。

跟着丫鬟来到李家大院,林逆鳞告诉丫鬟让她先进去,在里面接应,他想办法进去。丫鬟进去后,他走到李家大院后门的的侧墙,顺着旁边的大树爬上去,进入后,躲在假山后,躲开来回走动的家丁丫鬟。忽然看见一个急匆匆走着的李清儿丫鬟,林逆鳞轻声叫住了她,丫鬟赶紧跟着林逆鳞躲在假山后,林逆鳞询问李公子房间具体位置后,丫鬟带着林逆鳞一路躲避李家家丁丫鬟。他们俩到了李俊奇房间后,附耳在窗边偷听里面的动静。

“哥,我是你妹妹啊,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一种人,爹回来我要告诉他”里面传来李清儿啜泣的声音,“爹,你也配叫麽,你只不过是爹收养来的,要不是看你有点姿色,我早就想办法把你赶出李家了”。“没想到你长大后如此美丽动人,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就跟哥哥好吧,以后你可以吃香喝辣的”李俊奇哈哈大笑的。“你休想,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李清儿往后退到了墙壁,坚定的眼神说着。“死,哈哈,那也得先让我尝尝滋味先”李俊奇说完饿狼扑食般扑向李清儿。里面传来李清儿的求救声和李俊奇的淫笑声。林逆鳞无法再想下去了,他的心上人现在正遭受着侵害,他一脚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

此时的李清儿衣裳被扯掉了一半,露出白皙的皮肤和勾人线条,而李俊奇则压在李清儿身上。两人被突然声响所惊动,当看到来人时一个是充满希望又稍后变成失望,因为她知道他不是李俊奇的对手,一个则惊呆一下又愤怒又鄙夷,“哪来的垃圾啊,没看到小爷在办事,赶紧滚出去,待会再收拾你”李俊奇嚣张地对着林逆鳞道,林逆鳞因为愤怒又害怕而身子有点抖,不过他仍然没有退缩,颤抖声音说:“放开她”。

李俊奇怒了,从小没人敢这么忤逆他,哪来的小杂种,直接起身对着林逆鳞就是飞起一脚,然后回旋踢,林逆鳞本就是个焦夫没有丝毫武学功底,被这么一踢,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得口吐鲜血。“垃圾,能被我打是你的荣幸,今天敢破坏我的好事,今天一定让你死”李俊奇似笑非笑地说着,李清儿整理衣衫后赶紧冲到林逆鳞身前,李俊奇刚想一招让这小子毙命,没想到突然冲出个身影挡在他面前,蹦的一声,李清儿的身躯被重重轰飞出去,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俊奇惊愕了一下,他没想到李清儿居然会为这种下等人挡住自己的一击,林逆鳞整个脑袋都懵了,仿佛眼前的景物都停顿了,看着躺在眼前的心上人一动不动,他心里好痛好难受,为什么同样是人,自己那么卑微,连心爱的人都无法保护。李俊奇脸上除了惊愕一下丝毫没有一点悲痛表情,不过是一件玩物罢了,难题是怎么跟老头子交代,老头子对这个养女还是挺喜爱的。一群家丁慌忙跑进来,望着眼前这一幕也都惊呆了,小姐死了。“来人,赶紧把这个畜生抓起来,这种贱人居然对我妹妹图谋不轨不成狠下心下毒手,抓起来酷刑侍候,等明天老爷子回来再决定如何处置他”李俊奇灵机一转赶紧把罪名转向林逆鳞。

林逆鳞就这样被关进李家进行殴打酷刑侍候,后来又转交给官府发落,鉴于林逆鳞罪孽深重又是残害李家小姐,对此林逆鳞被判酷刑鞭打45天后执行死亡。李清儿的丫鬟也从那天失踪了,不过很多人都知道她或许永远回不来了。

“兄弟,一路走好”狱卒说完将林逆鳞推进腐尸潭,林逆鳞在斜坡翻滚着,如果可以我愿付出一切代价成为强者,杀光所有欺凌过他的人。看着滚下去的林逆鳞沉没在腐尸潭中,兹兹一声,冒起了些许黑雾,两个狱卒驾着马车往回走。林逆鳞在腐尸潭中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抑,麻袋被腐蚀后,很快将林逆鳞包围,林逆鳞此时全身都在被腐蚀着,相比被鞭打等酷刑的疼痛,这种钻心的痛,让他灵魂上早已无法承受。越沉越低,原本一个活生生的林逆鳞被腐蚀成一副骨架落入潭水深渊中。

西安牛皮癣治疗方法
大同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辽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西安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大同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