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康信息网 > 育儿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五十七章 教堂里的告别(上)

发布时间:2019-09-13 20:58:52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五十七章 教堂里的告别(上)

悬挂着黑底盾枪旗帜的马车稳稳的停在了小教堂的外面,罗伦斯爵士翻身下马将车厢的门打开,一举一动依旧如磐石般的稳健。∮,

黑色的长裙配上白色的蕾丝花边,和艾伦那玲珑却又矫健的娇躯十分的相配,披散着金发的少女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朝着身侧的骑士笑了笑:“可以等我一下吗,罗伦斯叔叔?”

“安杰丽卡夫人肯定不希望您耽误时间的。”中年人仍然是那副坚实的表情,一直不动的面颊突然松弛了些许:“不过既然已经晚了,那就让她再多等一会儿吧。”

艾伦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歪着小脑袋走向了教堂被打开的门。站在马车旁的罗伦斯爵士始终没有将视线从少女的身上离开,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慈祥

.159139.com/uploads/xiaoshuo/485.jpg>

大概是因为还未到早晨祷告的时间,教堂内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坐在最前排的长椅上。不知道为什么,艾伦突然有些小小的紧张,明明距离那个人只有几步路的距离而已,双臂悄悄的背在了腰后。

爱德华依然坐在那儿,但是艾伦很清楚他已经知道进来的人是自己了,这个坏家伙……少女嘟着嘴,突然有种甩头就离开的冲动,却还是咬牙切齿的走过去,却没想到他忽然站起来了,脸上还带着一抹凝重的神色:“艾伦小姐,您也是来祈祷的吗?”

艾伦突然局促的脸红了一下,却还是没好气的说道:“我马上就要离开了,今天中午就要返回海牙堡去,和母亲大人一起。”

“所、所以我是来想问问……你愿不愿和、和我们一起回去。”金发少女只感觉面颊热得发烫,却依然坚持着要将剩下的话说完,还带着一股满不在乎的语气:“反反正、就算你和我们一起走的话也不会太占地方,母亲大人肯定不会让你睡甲板就是了!”

“这么快就要回去了?”爱德华有些惊愕的看着艾伦:“您好像才刚刚过完自己的成年礼,难道不打算再留一段时间吗?”

“没关系的……反正来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艾伦忍不住把目光移开,挺了挺小胸脯仿佛很随意的说着,却还是不自觉的把滚烫的面颊藏在了胸口:“父亲大人,他一定也很想让我赶紧回去……”

“我想不会吧――恕我冒昧,但是奥托子爵应该更希望看到您能够找到心上人一起回去的,就这样回去了岂不是……”

“你这个明知故问的混蛋……”艾伦的面颊红得好像成熟的苹果了,浑身颤抖的少女终于彻底爆发了出来,对准那张永远不急不慌的脸愤怒的咆哮着:“在成年礼上做出那种事情之后,你还要我带谁去海牙堡啊!!!”

羞愤难耐的金发少女刚刚要将手伸向腰间的肩膀,就被爱德华一把搂住了肩膀,娇弱的身体不停的挣扎着,但是那动作却绵软又无力,浸满了水色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这个可恶的家伙。

“我很感谢你愿意邀请我去海牙堡,艾伦――虽然奥托子爵见到我的第一眼就会拔剑决斗,但我依然愿意。”爱德华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无比自信的弧度:“一旦成了我的珍宝,就算是光辉十字降临,我也不会撒手的!”

“乱说话的家伙,谁、谁是你的珍宝……”

“但是请原谅我,这次不会和你回去的。”爱德华的表情逐渐趋于正常:“都灵马上就要对璨星城宣战了,莱昂纳多骑士长准备让我担任他的副将――这是非常大的信任,我不能让他失望,如果没有他我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必、必须要去吗?”艾伦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惊慌:“我听说多米尼克的巫师全都是一群可怕的魔鬼,还有……赛拉哥哥,赛拉哥哥就是被巫师杀害的。”

“别忘了,那个巫师就是被我亲手砍了脑袋。”爱德华安慰似的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能够置我于死地的存在,但是一群在小黑屋里念书念坏了脑袋的蠢货,间歇性精神病狂人绝对不会是其中之一!”

“所以……我亲爱的艾伦,相信你的骑士能够满载荣誉而归吧。”爱德华松开了手,转身朝着教堂的大门走去:“毕竟就算要去见奥托子爵,我也得有些拿得出手的东西才行!”

“爱德华!”看着他从自己身旁径直走向门外的身影,面色担忧的金发少女想要大声喊出来让他站住,但最后声音却小到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清:“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靠着马厩上,睡眼惺忪的护栏打盹的小古德温,一看到爱德华来了赶紧拍了拍面颊,走到旁边把缰绳解下来――这个商人出身的小男孩儿已经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侍从了,一举一动之间完全看不到半点娇贵气。

“爱德华大人,刚刚有一位叫路斯恩的大人来过了。”看到准备翻身上马的爱德华,小古德温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说道:“他说有事情让我转告您。”

“路斯恩?米内斯特……”爱德华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某个金发青年的伪善笑容:“他让你告诉我什么事情?”

“他说是雇佣兵的事情,让您去负责处理一下。”小古德温在身上翻了翻,将一个小纸条递给了爱德华,打开来之后便是一行漂亮的花体字映入他的眼眶,嘴角忍不住略微翘了翘。

和别的贵族领主不同,米内斯特家族的领土非常狭窄,抛去海马港之外根本没有多少可以耕种的土地,再加上米内斯特家族还要承担起领导王国舰队的职责,甚至主动参与到海洋贸易当中,大量的财富都投入到了海上,因而家族当中并没有许多骑士或者私兵,作为一方豪门,这点可是相当罕见的。

但也同样是因为远洋贸易的缘故,米内斯特家族和西海岸的许多商贸港口关系非常好,再加上多米尼克王国,这两处雇佣兵兴盛的地方就成了他们最佳的选择,并且和很多雇佣兵团的中介人都有所联系,米内斯特家的慷慨和良好的信誉,使得在国王港也能偶尔遇见有雇佣兵负责护送的商船出现。

当然,关系再好依然是不可能打折的――雇佣一支雇佣兵的费用往往能够维持两倍数量的军队了,相较于多米尼克的佣兵们“不挑食”,愿意接受等价的货物抵军饷,西海岸的雇佣兵们是除了真金白银一概不要,逼死过不少雇主,简直钻进了钱眼儿里。

顺着路斯恩在纸条上写的地点,爱德华找到了靠近国王港的一处“夜莺酒馆”,看得出整间店都已经被包了下来――因为针对多米尼克的暴动和排斥依然没有停止,不少多米尼克人的生意依然过得艰难,这家店就是其中之一了。

店门口站着两个身材粗壮的大汉,穿着身简易的护甲,手里拿着大型圆盾和能够当短矛用的重标枪,腰上挂着的不是弯刀就是短柄斧――全都是在都灵很难见到的打扮。

翻身下马的爱德华也不多话,随手将一枚银币扔给了站在左边的那个家伙:“白银之血佣兵团是吗,我要见你们的团长。”

那个大汉把银币在嘴里摇了摇,然后十分不耐烦的把门打开,有些害怕的小古德温十分紧张的抓着爱德华的衣角,寸步不离的跟在他后面,带着些许畏惧的目光打量着那个足足比三个他还壮的“门卫”。

酒馆里早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围着圆桌放浪形骸的佣兵们,开怀大笑着享受餐桌和吧台上的各种酒水食物,明明只有一两步路,却简直就像是在一片嘈杂集市中穿过似的,小古德温已经被吓得面色发白了――他想起来了那些欠债不还的贵族老爷们,在自家店铺里面闹事的场景,和这个还真有颇多相似之处。

穿过一群闹事的酒鬼,酒馆大厅最奢华的软榻上坐着两个男人――左边的那个看起来稍微要斯文一些,见到爱德华过来还主动打了个招呼;右边的那位则要“风流潇洒”的多:端着酒杯慢慢品味着,身旁四个女孩儿正在谨小慎微的给他捶背捏腿,捧着酒壶和餐盘伺候着,好不享受。

斜着眼瞥了一眼走过来的爱德华和跟在后面的小古德温,这位“风流潇洒”的大爷把酒杯扔给了身后的女孩儿,浅黄色的酒水泼得她满脸都是:“你最好赶紧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干什么来的,否则我现在就让你出不了门!”

“想必您就是著名的‘刺猬’德莱克先生了,白银之血的团长之一。”爱德华开口说道:“我听说白银之血一共有三位团长,还有一位哪里去了?”

“这不关你的事!”

“事实并非如此。”爱德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两位先生,在下爱德华?威特伍德,圣树骑士团的弟兄,作为莱昂纳多?贡布雷爵士的副将前来和诸位协商一些关于劳资问题的事宜――你们瞧,这就和我有关系了对吧?”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宝宝晚上发烧怎么办
汉森四磨汤的主要成分
厌食症的症状如何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